十亿元的票据大案对金融机构开展票据业务的启示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发表于:2022-07-04 15:18  点击:
记者:王璐 2021年1月5日,登陆A股不久的X银行发布了开年第一则公告,引爆了金融圈。公告内容显示,X银行此前购买了由H资管公司设立的资产管理计划,底层资产为N银行已贴现背书的商业承

记者:王璐

2021年1月5日,登陆A股不久的X银行发布了开年第一则公告,引爆了金融圈。公告内容显示,X银行此前购买了由H资管公司设立的资产管理计划,底层资产为N银行已贴现背书的商业承兑汇票。但是,N银行并未将本金合计9.5亿元的商业承兑汇票如期偿付,X银行一纸诉状将N银行告上法庭。两家银行因这起票据纠纷案,曾多次对簿公堂,最高法终审判决驳回N银行上诉,维持原判,N银行需支付合计9.5亿元及相应的违约金、律师费损失并承担一审案件受理费等。至此,这起涉案金额高达10亿的票据纠纷案终于尘埃落定。

近几年,我国票据业务发展迅速,拓宽了银行服务的范围,完善了服务手段,支持了国民经济的发展。但与此同时,关于银行承兑汇票和商业承兑汇票纠纷及舞弊的案件也屡有发生,票据风险也日益成为金融风险的重要组成部分。

本案第三人H资管公司为了高效解决这起巨额票据纠纷,特别委托了金融领域的首席法律专家章祺辉先生作为其代理人。章祺辉同时还是金融界知名的风控专家,凭借强大的经济学背景、顶尖的金融纠纷解决能力在业界享有美誉。章祺辉深入研究本案所涉及的票据业务,他深知承兑汇票相对于其他银行业务来说是高风险业务,属于变相的有担保的贷款行为,一旦产生法律风险,轻则撤销重来,重则血本无归。因此,章祺辉专业性的引导企业,对于任何纠纷的解决,都应该先评估业务风险,以风险为导向,从而寻求解决方案。章祺辉通过过往各类票据纠纷案件的反复沉淀,对容易出现纠纷的事项进行梳理,提炼出了“票据风险及应对指南”,给予业界非常大的启发,并在实践中得到反复的推广和应用。

虚假交易风险。根据中国人民银行《支付结算办法》的规定,汇票持票人申请银行贴现,应当持有未到期的商业汇票,且持票人应当向贴现银行证明其与出票人、前手之间具有基础关系。银行不能以签发汇票是受骗为由,对抗合法的持票人。也就是说,即使银行在签发汇票后立即得知受骗的情况下,也仍旧要对持票人进行承兑。因此,章祺辉指导企业,强调银行在签发汇票的时候,需要严格审核交易的真实性,确保安全签发。应格外注意:确保申请人提供的保证金及担保足额有效;签发时务必对申请人提供的基础法律关系进行必要的形式审核,并在签发时履行相应登记和查验手续;严格审查商品交易合同、增值税发票和商品发运单据,确保申请人提供的均为原件且真实有效。

司法风险。假伪票一旦发现虚假交易或交易不真实,涉及刑事犯罪,该笔交易中相应的票据就很有可能被法院判决无效,开票人与银行之间签订的保证、质押等合同将面临无效,第三人提供的担保也可能无效。银行承兑出去的资金就难以收回,损失应运而生。即使最终不构成刑事犯罪,对于银行来说,贷款的偿还都可能因刑事立案而被中止或拖延,甚至因贷款人信用危机造成更大的债务危机而最终落空。章祺辉针对此类风险,引领企业通过保证金的形式最大限度降低上述风险带来的影响。章祺辉提倡银行应建立保证金制度,保证金不低于票面的30%以促进企业到期能够足额付款。建议银行在收取保证金时直接将保证金账户名称规范成“**银行**公司银票保证金”,并划入内部账户,以阻止该笔资金任何形式的变动,实现真正意义上的金钱质押。

承兑人信用风险。即票据到期后,承兑人不能按时兑付的风险。章祺辉引导企业,需及时捕捉市场信息,了解出票行在票据市场的;对于县级支行开出的大额连号票据且出票人为一般性质企业的要谨慎办理;加强对承付后的资金跟踪管理,对于票据到期后,付款人为企业或者并非承兑行的情况要加强分析。

涉印风险。从过往办理的舞弊案件的经验来看,一是严禁白纸用印。加盖企业印章的空白纸张一旦落入别有用心者之手,可能被伪造成合同、承诺书、借据、担保函等任何文件,使受害企业百口莫辩;二是谨慎外出用印。章先生大力倡导金融机构/企业严格印章使用流程,原则上不应允许携带公章外出,如确需外出用印,至少派双人全程守护,公章不离开保管人员视线;三是杜绝空白用印。空白合同、空白介绍信以及未加注用途的资质文件,都可能被不法分子滥用,给相关单位造成重大损失。为防止用印文件失控,建议用印时确保全部空白要素填写完整,用印文件注明使用范围,多页合同或文件加盖骑缝章。

章祺辉先生创新的“票据风险及应对指南”,在实际操作中不仅为金融机构提示了风险,提供了操作指南,而且也成为金融行业专业律师的执业的“白皮书”,具有非凡的指导意义。

无独有偶,在本案多次诉讼裁定中,N银行一直主张案涉票据上的N银行的印章系被伪造的,其并没有和X银行订立案涉合同或在案涉汇票上背书,并不是票据当事人。N银行,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票据法》有关规定,本案的适格被告应是出票人/付款人盈方微公司、背书人千弘公司,而自己不属于本案适格被告。章祺辉深入分析各类证据,抽丝剥茧,合理推断案涉汇票及有关合同都是N银行的真实意思,基于合同已经履行,其已收到约9.74亿元的汇票转让款,且汇票的票面金额5.5亿元已得到兑付,兑付的汇票上同样加盖了N银行印章。除此之外,章祺辉发现两家银行之间还有大量转贴现业务,其中所涉印章和此案合同、汇票中的印章相同。同时,N银行、盈方微公司还曾多次派人到X银行磋商案涉汇票款项偿还事宜,如今否认签章、合同真实性,X银行及H资管公司均认为N银行没有任何事实和法律依据。最终,经法院审理,对于N银行“印章伪造”的说法,也不予支持。

本案历时多年,几经周折,X银行最终在这起纠纷对垒中胜诉。本案是章祺辉提出的“票据风险及应对指南”方法论的又一次成功运用。

随着越来越多的银行把票据业务作为调整收益结构、拓展优质信贷市场的重要途径和突破口,将票据业务作为提升效益的重要手段,不断扩大票据业务市场。加强风险防控,稳健发展业务,是银行票据业务良性发展的基础。在章祺辉这样的行业领军人物的推动下,风险防范得到了普遍重视。未来,章祺辉将继续秉承风险管理和合规创新的原则,引导行业正确厘清政策和监管变化,推动票据业务结构不断优化,促进行业的有序、健康发展!

 

    有帮助
    (1)
    100%
    没帮助
    (0)
    0%
    907彩票购彩平台,907彩票购彩官网,907彩票购彩网址,907彩票购彩下载,907彩票购彩app,907彩票购彩开户,907彩票购彩投注,907彩票购彩购彩,907彩票购彩注册,907彩票购彩登录,907彩票购彩邀请码,907彩票购彩技巧,907彩票购彩手机版,907彩票购彩靠谱吗,907彩票购彩走势图,907彩票购彩开奖结果